供应链助力中国制造转型 传化智联的三级跳
2018/1/9 11:04:56     来源:万联网     作者/编辑:浙江物流网

  在国内首创“公路港物流服务平台”模式为传统物流企业降本增效,在互联网时代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倾力打造陆鲸、易货嘀等线上平台践行智慧物流。仅仅半年时间,业务就覆盖超过30多个省市自治区,200多个城市,累计为399万个司机及车辆,16.2万物流商提供了服务,实现营收32.42亿元。一个以公路物流港为基础,以智能物流系统、云仓系统、支付系统为核心,针对物流各节点进行供应链优化,并提供赋予金融服务的供应链闭环物流生态圈正在形成。寻找供应链创新与应用“最佳实践”——万联网“走访供应链创新企业中国行”的系列活动的第五站,万联网创始人及总编蔡宇江一行来到了杭州,走访了传化集团旗下的传化智联。

  从物流的撮合商到物流的综合服务商,再到一家以技术驱动型的数据科技公司。传化智联用了17年,完成了自身的‘三级跳’,也完成了从单一企业的利益到为社会利益赋能的转变。

  (从左起:万联网创始人及总编 蔡宇江、传化智联副总裁 孙方明)
  仅仅半年时间,传化集团旗下传化智联业务就覆盖超过30多个省市自治区,200多个城市,累计为399万个司机及车辆,16.2万物流商提供了服务,实现营收32.42亿元。
  陆鲸、易货嘀、传化云仓、传化链云、智慧园区等创新产品,一个以公路物流港为基础,以智能物流系统、云仓系统、支付系统为核心,针对物流各节点进行供应链优化,并提供赋予金融服务的供应链闭环物流生态圈正在形成。
  12月29日,万联网创始人及总编蔡宇江及团队一行到传化集团参观考察,与传化智联副总裁孙方明就传化如何打造供应链闭环生态圈为物流行业降本增效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作为中国经济的“晴雨表”,国家的基础产业和第三利润源,物流行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我国的物流行业成本却一直居高不下。有数据显示,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常年徘徊在16%左右,比全球平均水平高5个百分点。除了成本问题,长期以来,我国物流企业呈现出小、散、乱、差、弱等特点。
  “传化网主要是想打造一个社会化的供应链服务平台,这个平台能帮助中小制造业降低物流成本,提升生产性服务业,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支撑实体经济发展。”孙方明告诉万联网走访团队,传化智联的最终目标是通过降低生产企业的物流成本,来实现消费者生活成本的降低。

  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   一公路港一城市  首创公路港模式
  在中国,物流业的“短板”就是公路运输。公路运输占整个物流运输的近80%,但与此同时,信息不畅又带来了40%的空载率。如何打破分散的车、人、货、服务等信息间的障碍,是公路物流运输最棘手问题。
  基于解决车、人、货、服务等信息不通的问题,传化集团在国内首创“公路港物流服务平台”模式,并一路探寻,而这一走就是17年。
  什么是公路港?公路港就是将原本散乱的物流公司引入到一个集中的地方办公,发布货运信息,货车司机在这里寻找配货信息,提供停车、住宿、餐饮、汽修保养等配套服务。企业入住之后,平台提供工商、税务、银行、保险一条龙服务。企业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核心业务、服务好上游客户就好了,剩下的都交给平台,这就是公路港的商业模式。
  “传化最初的构想就是做一个物流信息交易平台,给杭州所有的企业做物流服务,让消息透明化、大家放心交易。”孙方明说,开始那些做物流的老板都是骑着自行车做生意,后面入驻物流港后,都是开着奥迪来做生意。
  2003 年,杭州公路港投入运营,标志着“公路港物流服务平台”这一新型的物流模式开始诞生。据有关资料显示,杭州公路港自2003年投入使用截至2015年,实现平台营业收入333亿元,运转货物总量1.66亿吨,孵化了上千家物流企业和配套服务企业,帮助周边2万多家工商企业降低了40%的物流成本。

  随着技术的赋能,现在传化公路港里集中了城市附近大部分公路货运信息资源,就像一个智慧小城:提供信息交易、仓储、分拨、配货、综合管理服务、汽修汽配、餐饮、汽车旅馆以及金融服务,是“仓、配、运”一体化物流业务服务平台。同时,还为大型物流企业及制造业公司提供仓储定制化服务、供应链解决方案。
  “通过分析线下物流港的数据,我们能够对这个城市的商品物流流向更清楚、更透彻,通过这些数据分析,我们能够优化城市的产业布局,进而优化整个城市的供应链效益。”孙方明说,基于公路港的运作,通过大数据的分析,能够为当地某个行业、某个企业的物流成本,起到下降10%至20%的作用。
  2016 年6 月,公路港模式列入“国务院”(国办43 号)文件,成为国家级项目。
  截至2017年6月,传化智联已运营(含试运营)公路港 33 个,实现已运营公路港整体出租率80.44%,港内物流企业 6538 家,日均吞吐量 71.03 万吨,日均货物价值 142 亿元。全国分拨中心累计达到 36 个,路港驿站达到 643 个,互通线路 94 条。
  互联网+数字物流平台 实现智慧物流
  如上所述,物流行业很多痛点都是由于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
  为了解决这种信息不对称,传化聚焦物流“干线+城配”端到端智能调度服务,开发了“陆鲸”、“易货嘀”两大产品,形成互联网物流平台。陆鲸定位于城际干线运力线上调度指挥平台,通过对城际干线卡车的调度形成港与港、城与城的全国互联互通城际快线;易货嘀定位于同城货运线上调度智慧平台,用互联网技术整合社会化仓储和运力,面向企业提供一站式城市物流供应链解决方案。
  为了支持互联网物流平台能更好的服务客户,传化智联还自主研发了两套系统。
  一个是仓储管理上,基于云端部署的专业SaaS平台‘传化云仓’,传化云仓通过对自由及社会化的仓储资源进行快速链接,形成一张巨型仓储网络,赋能中小仓储企业和经销企业,为全国客户提供全网仓储服务。
  一个是在运输管理上的‘传化链云’,平台集落货分拨、落地配送、干线运输、财务结算、信息管理于一体。可无缝连接物流园区分拨中心、专线、网点,是一款多场景适配,多线路协同的物流管理SAAS平台。
  据悉,截至2017年6月,陆鲸平台上司机用户132.7万,货代用户13万,日活司机5.9万,日发货5.8万条,业务范围已覆盖279个城市。易货嘀业务累计覆盖全国 24 个枢纽级城市,服务全国上千家大型企业客户,平台上城配司机用户规模达到7.44万余名,其中金牌司机3.59万余名。易货嘀实现平台交易额3.6亿,营收2.7亿,单月平台交易额破亿,月复合增长率超20%。
  互联网数字物流平台的搭建,将传化从一个物流‘包租婆’撮合商的角色,转变成物流综合服务商,成为一家以技术驱动型的数据科技公司。
  传化网用“智能服务”助力中国制造转型升级
  线下公路港体系的扩展以及线上互联网数字物流平台的成功落地,让传化看得更远 。
  “在十多年的公路港实践中,我们发现仅仅从物流的角度去帮助企业,所做的非常有限。”孙方明说,毕竟在物流环节能减少的成本是有限,如果通过供应链这种新型的组织生产模式能够给予物流行业更多赋能。
  2016年10月15日,传化发布了全新的“传化网”战略,由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业务、互联网物流业务(陆鲸、易货嘀)、金融及创新增值服务、传化智能信息系统(鲸眼、风豹)及支付系统四大板块组成了传化网智能物流业务。
  “传化网是致力于服务生产制造与生活服务的供应链服务平台,服务于长尾市场,提升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的效率。”孙方明说,通过打造覆盖全国、互联互通贯穿供应链全链条的“传化网”,最终助力中国制造转型升级。

  目前,大量的制造业企业还处于非常传统的经营状况。采购部门为找到性价比合理的原材料,需要一家一家去比较,物流部门为组织好运力和货物的及时到达,常常费时费力,这直接导致生产和销售部门的计划很难准确地安排,以至于他们即需要前面有原料仓库,又需要后面有成品仓库,加上无法做到零库存,和资金问题的解决,种种问题使目前的制造业离智能制造还有很大的差距。
  “我们通过为某些生产企业提供从前端的干线运输、区域配送到城市配送的一体化服务,并且全程透明化,能够让企业更专注于设计、制造这些核心竞争力,促进社会的专业化分工与精细化管理。”孙方明说,“从实施来看,通过我们的协同采购、运输可视化、智能化调度,实现整个链条的联动,最终为生产型企业降低物流成本,进而降低消费者成本。”
  具体而言,生产制造企业采购的原材料通过传化易货嘀调度城市运力运到工厂;产品生产出来后再通过传化陆鲸对比运价,然后调度性价比最高的长途运力运到下游商家所在的城市;产品到了销售区域,先统一运到当地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的仓库,然后再用易货嘀完成高效的分拨配送。而传化云仓智能分拣系统利用自主研发的WMS系统,实现了货主——货物——库位的一对一精准匹配。结合新建立的出入库标准化SOP流程,捡货时可围绕波次、效期、包装等维度,实现拣选路径自动优化,拣货员只需要按照系统提示进行标准化操作,即可完成拣货。
  以汽车制造产业为例,过去供应商、仓库和配送线路分散,汽车配件的到达时间需要以天计时。现在,通过传化网智能物流平台提供汽车零部件从采购、运输、仓储、分拨到配送的系统解决方案,到达时间能够精确到小时甚至分钟,逐步实现了零库存,实现供应链运营的降本增效。
  再以一个辣椒集产地中心为例,集产地在中国有很多,都是自然形成的。过去农民采摘以后到经贸市场,然后各自组合流通到各地,完全是自主的、分散的。集散中心仅仅是提供一个交易场所,没有系统的服务,什么都是靠自己,现在通过物流供应链服务平台的支持,可以打通从田间到餐桌整个链条,由此可以降低50%以上的损耗和30%以上的物流成本。通过供应链的组织实现一、二、三产业的融合,进一步支撑生产行业的升级。
  用供应链金融服务 提升生态圈黏性
  “物流运输行业里面中小企业居多,他们的资金成本非常高。”孙方明说,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长尾效应。在这个长尾效应里面,这些企业要承担的资本成本要达到年化15%至18%。
  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物流金融专业委员会估算,我国物流企业的贷款融资需求在每年三万亿元以上,目前被传统金融机构满足的需求不足10%;仅物流运费垫资一项,每年约有万亿元的融资需求,但这部分需求只有不到5%是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得到。

  基于这种状况,传化智能在传化网上嵌入金融服务,为传化网上的物流企业提供物流行业一揽子金融解决方案。
  孙方明介绍到,传化金服源自物流、服务于物流,以大数据信用作为推动力,为物流行业中的中小型微物流企业提供产融一体化的服务。
  除了为中小型物流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传化金服还致力于解决中小型货主企业的融资问题。传化金服目前已经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保理牌照、小贷牌照,这使传化金服可灵活定义代采、采购质押、存货质押等金融产品,并结合各种风控系统,解决供应链上众多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
  通过场景来提供金融服务和支付系统,传化逐步建立起来了物流行业中小微企业的征信体系。未来,随着整个征信体系的进一步强化,传化网还将提供更多的财富管理服务。
  如果说“公路港物流服务平台”模式是传化对物流行业第一次创新,那么“智能服务”助力“智能制造”、“引领生产性服务业”的战略升级将使传化看得更远、飞得更高。
(更多资讯,请关注浙江物流网微信公众平台zj5615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