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直播:义乌市场里的新“市场”要火了
2019/7/23 9:00:50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编辑:浙江物流网

“2019年,是义乌电商直播元年!”

“市场正在寻找新模式,电商直播是一个大趋势。”

“有时一个视频上了快手热门,就能创造一个火遍全国的爆款。”

“‘全民直播’时代,义乌江北下朱致力打造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

“义乌小商品交易模式又开始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转型、迭代,依仗世界‘小商品之都’的海量货品以及通畅且价廉的物流优势,义乌未来将可能颠覆中国的‘新零售’业态。”

这是记者近日在义乌采访“网红+直播+电商”时听到的让人激情勃发的声音。

“老板娘主播”

已成一种“卖货现象”

昨天,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二区G3-17611商位,一位年轻漂亮的老板娘正在做直播营销,她将一款款性价比高、个性化的手机配件展示给自己的粉丝,对产品性能、优点、价格、使用方法……进行口若悬河式的“专业播报”,赢得了一单又一单的生意。

这位叫李萍的老板娘说,在国际商贸城二区,像她这样在自家商位做直播营销的老板娘有很多,“老板娘主播”已成为义乌市场上的一种“卖货现象”。在篁园市场也有这么一群商户,把镜头对准自己,把视频做成买卖,通过淘宝、抖音、快手等小视频平台给传统生意找到了一条新路径。

“有时一个视频上了快手热门,就能创造一个火遍全国的爆款,带来不菲的收入。小商品城的商品优势、直播网红的流量优势和物流枢纽优势,三者在义乌完美结合。”一位命运由此发生“逆袭”的商户打着胜利的手势对记者说。

“2019年,是义乌电商直播元年!”昨天,在义乌宾王淘宝直播选品中心,电商运营总监周学来侃侃而谈:近几年,网红直播迎来井喷式发展,诸多的直播平台相继涌现,各大互联网巨头相继参与到这场直播盛宴中,其中以游戏直播、秀场直播、体育直播最为火爆。而对义乌来说,最值得切入的是直播营销。直播营销可以360度展示货物,还能与买家实时交流,表现形式好、交互性强,能带来爆发式的营销效果。

江北下朱打造

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

江北下朱村和江浙一带的普通村镇相比,外观最大的差别是宣传语、商铺招牌大多和直播、网红有关,比如:“‘全民直播’时代,义乌江北下朱致力打造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直播产品供货”“网红直播拍摄基地”……

距国际商贸城2.2公里的江北下朱村坐落于义乌福田街道,周边商业氛围浓厚,具有大型物流市场的地理优势。2016年,移动电商兴起,江北下朱构建起了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覆盖全国的移动电商生态圈,并通过多次举办世界微商大会等活动,提高知名度,扩大影响力。今年,随着社交电商的规范化推进,义乌网红直播电商如星火般涌现。江北下朱村紧抓风口,从微商村向“网红直播村”转变,村内一大批从事移动电商的企业主开始转型升级。

这里的楼房一般是三层,直播间、仓库和办公区几乎是每栋楼房的标配。记者昨天随机走进一个商铺,进门就看到一个俏女子面对手机挎着五个女式小包在直播,镜头感相当不错。

“白天开货车,晚上开豪车。”已是江北下朱村“直播网红”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据不完全统计,在这个原居民只有540多户、1300多人的村庄内,竟然活跃着2000多名网红,集聚视频直播相关从业者5000余人。

“亿人梦,龙哥”粉丝221.5W,“冠宇哥”粉丝127.6W……走在江北下朱村,你可能会在某一家店铺偶遇拥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粉丝的网红主播。在其背后,则有着完善的服务团队、庞大的供货体系、快捷的物流基础,以及配套的仓储、培训等服务。对此,在直播平台上卖“网红月饼”吸引粉丝眼球的台州吸引力食品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强阳对记者说,在江北下朱,直播平台上爆款不断,各种暴富神话流传不息,但要成为货真价实的“网红直播第一村”,还需全供应链环节的共同助力。

现在直播多集中在美妆、服装、母婴用品等货品上,女性主播占大多数。也有企业正在计划打造义乌特色的主播,如针对库存市场进行直播营销,助推企业消化库存。义乌市臻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岩萍说,今年,他们与义乌市库存行业协会合作,开设了占地1600平方米的电商直播基地,涵盖服饰、箱包、饰品、食品、日用百货等多个品类。

“江北下朱网红直播电商目前正处于从野蛮生长到规范化、规模化发展的探索之路上。”江北下朱村党支部书记黄正兴说,“这里将会成为‘造梦者’的摇篮,希望更多有志之士来江北下朱造梦!”

传统市场里

开启“直播市场”

3月30日,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二区市场内,一个以网红直播为主题的新“市场”诞生了,22个直播间同时开播,18位签约网红各显神通,在淘宝直播平台开启疯狂卖货模式。

国际商贸城二区主营五金厨具、小家电、雨具、箱包、钟表等产品,商户开拓内销市场的需求比较迫切。直播中心的开设作为助力市场提档升级的有益尝试,一旦试水成功,将在其他市场区块进行推广。

国际商贸城二区直播中心总经理史鹏飞说,经过筛选,有100家商户成为首批“吃螃蟹的人”,这些大多有自主品牌和新奇特产品的商户在直播中心或自家商铺直播卖货,感受网红带货的魅力。对此,二区小家电商会会长骆洪英说:“市场正在寻找新模式,电商直播是一个大趋势,这可能会让义乌小商品市场又一次走在世界的前面。”

而作为小商品淘宝直播产业带的重要组成部分,义乌宾王淘宝直播选品中心也于5月23日启用。该中心由义乌商城集团所建,提供包括样品陈列、数据处理、主播选品、电商直播、供应商对接、供应链管理等淘宝直播全流程服务。

“我们每天有十几位网红主播,轮番在直播间进行淘宝直播,销售的产品大多来自国际商贸城,包含玩具、食品、珠宝、饰品、彩妆、红酒等品类。”周学来介绍,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以淘宝、抖音、快手为主要代表的短视频平台迅速蹿红,形成了“短视频+直播”的网络互动新模式,义乌市场商户和电商企业纷纷开展多渠道网红直播试水,为外销转内销拓展新的市场空间。

据了解,选品中心目前已对接一区饰品、工艺品等行业协会,与陈明饰品、货郎担等企业达成合作意向,同时吸引5家场外成熟供应商入驻,阿里巴巴淘宝直播平台也将设立“义乌站”。

5G引领义乌

“网红+直播+电商”

新机遇

4月22日,阿里巴巴1688超级产地日首站在义乌启动,22个产业的上万家义乌厂商在1688平台向全球采购商让利销售,数十万款义乌源头厂货通过淘宝主播进行在线采购,仅3个小时就吸引了271万粉丝,总交易额突破20亿元。

这场火爆的活动集合了时下三大最热元素——“网红+直播+电商”。史鹏飞说,面对新机遇,义乌企业和商家要大力植入网红直播模式,一方面栽培本土的网红直播;另一方面大力引进具有流量和转换力的网红大咖,充分营造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网红直播电商营商环境。

相关数据显示,直播已经发展成为电商在新时代的新产业,预计到明年,我国社交电商商户规模将达2400万户,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未来五年行业至少有10倍拓展空间。

史鹏飞说:“随着5G时代的到来,时间与空间的局限将进一步被突破。可以说,义乌小商品交易模式又开始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转型、迭代,依仗世界‘小商品之都’的海量货品以及通畅且价廉的物流优势,义乌未来将可能颠覆中国的‘新零售’业态。”

“刷刷”手机,义乌再成“爆款”

义乌,在“刷手机”的过程中又发现了商机,让原本遥不可及的粉丝经济在市场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小商品城的商品优势、直播网红的流量优势和物流枢纽优势,三者在此时此处完美结合,开出了美丽的经济花朵。

创业失败的闫博从陕西杨陵来到义乌,“简直是又丑又穷”的他开始做阿里巴巴批发业务。一次意外的机会,他发现有人用快手直播卖货非常吸引人。2017年8月,他尝试用快手卖羊毛衫,没想到一个月卖了35万件。如今,在他创办的“创业之家”修习的有2000多人,其中600多人已选择留在义乌做直播电商。

从最早的QQ营销,到后来的淘宝、拼多多,川妹子侯悦一直紧抓互联网创业商机,挣了不少钱,但同时也遭遇多次创业失败。不仅如此,近年来因为脑瘫的孩子治病而致穷的她,一度走入人生的低谷。而闫博的经历,让她看到了直播电商的潜力。2017年10月,她开始在义乌做直播营销。目前,她的粉丝有33万,经营头花、发绳等爆款饰品,日均批发10单左右,零售400~500单。

闫博、侯悦……这些“新义乌人”来到义乌时,都“一穷二白”,但他们抓住了“直播电商”这个风口给予的机会。其实,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机会。对义乌第一代人来说,鸡毛换糖是机会,而对义乌第二代人来说,小商品城的档口是机会……义乌,是一个可以听得见钱“响”的地方,机会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

“与很多网红直播不同,我们背靠的是义乌这棵大树,在直播卖货时,爆的并不是颜值,爆的是义乌好货。”义乌国际商贸城,一位“老板娘主播”在自家商铺里对着因好奇进来观看的客商如是说。

而被誉为“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但又是小小的江北下朱村,已高度汇集社交电商业态所需要的元素,对很多从业者来说,这是一个令人赞叹又充满吸引力的地方。其在不断孕育网红爆款的同时,本身也成了一个“爆款”,成为当下义乌乃至全国电商直播发展的缩影。

“买全球,卖全球”!作为世界小商品之都,从鸡毛换糖到社交电商直播卖货,又将引领一波市场发展潮流。

(更多资讯,请关注浙江物流网微信公众平台zj5615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