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亿规模!"跑路"频发 郑州市场盯上物流支付平台这块"大蛋糕"
2017/8/11 10:51:03     来源:河南商报微信公号“郑州批发市场”     作者/编辑:浙江物流网

据说,目前全国每年有200万亿物资的流动和10万亿物流费用的流转规模。

但与此同时,这么庞大的物流费用流转,七成以上要依靠物流公司“代收货款”来进行。

而随着物流公司“跑路”频发,代收货款显示出极大的资金安全隐患。

在此背景下,市场上的金融、类金融、网络科技、物流等企业,纷纷盯上了物流业支付这块“大蛋糕”,推出安全便捷的货款支付解决方案,试图一方面起到防范物流跑路的作用,另一方面从资金流、大数据、供应链管理链条和金融服务中,分到相应市场红利。

目前全国每年有200万亿物资的流动和10万亿物流费用的流转规模

市场和政府都看上防范物流跑路的支付工具

当我们在天猫、淘宝购物,当我们在商场消费,当我们在饭店吃饭,甚至当我们在街上解锁共享单车,我们早已习惯打开手机,点开微信或支付宝,钱“刷”的一下就到了对方的账户,有很多人出门,早已习惯了不带钱包。

但,在郑州众多的批发市场里,在一些小型生产企业,仍然有数十万之众的商户,他们没有开设网店,他们与客户之间,仍然缺乏必要的信任,或者下游客户希望尽量压缩货款的占用时间,双方就达成默契,选择通过物流企业为双方代收、代付货款。而物流企业则从中收取1‰或2‰的代收货款手续费。三方各取所需。

然而,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些物流公司突然就关门倒闭,物流企业主不知所踪,货款、货物就打了水漂。

这样令人扼腕叹息的事件,年复一年,循环往复,不断上演。

市场经济当中发生的难题,终有一天会通过市场的手段解决。

就在日前,郑州市交通委运管局和郑州市公安局,在答复政协委员“关于物流跑路应立案调查的建议”中,不约而同提到一个建议:建立并推广安全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运管局甚至提出,政府应当组织相关局委、金融、法律部门,研究指定郑州市物流行业代收货款第三方支付监管服务平台。

而在市场层面,多家公司正在紧锣密鼓地打造这样的支付结算服务平台,有些企业甚至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研发,蛰伏多年后,目前已经开始推广。一家平台企业老板说:“政府如果不过问,反而有利于物流市场的良性发展。”

“被跑路”4次损失11万,饲料企业转攻物流交易平台

亢红军原本是做饲料生意的,多年来饱受“先发货后付款”和“物流跑路”之患。

他说,以前的销售,就是先发货后付款,直到现在,还有18万元的货款要不回来。另外,这几年当中,他还先后经历了东捷、盟友88、顺天等4家物流公司“跑路”或拖欠货款,直到现在,还有11万元的货款没能收回。

深受其害的亢红军,在2014年下定决心要想办法改变这一现状。终于在今年7月,他的“单单宝”商业交易担保支付平台正式上线。

他设计了一套新的线上交易、支付流程:卖方商户线上下单——单单宝的收货服务站点通过线上平台先行垫付货款(也即,商户下单后,垫付的货款就到商户的银行账户上,但资金暂时冻结)——卖方商户下线发货给任一家物流公司——物流公司将货物运到服务站点,买方收货人付款提货,服务站确认——卖方商家收款提现。

在这个流程模式里,卖方线上下单还没发货时,货款就已经到账(冻结),服务站由于已经垫付资金,也就不会将货物赊给买方。服务站实际上承担了货物货款担保人的角色。

亢红军将他的模式称为“共享经济”模式。即,与平台签约的物流公司、使用平台的商户,一方面共享设在终端的服务站点,另一方面,还能从模式中分享利益:服务站可从垫付自己中收取1%的积分服务收益(积分可以按比例折算提现),每月还可以从垫付资金中收取1‰的现金收益。

从这个角度看,平台除了具有担保功能外,还兼具了理财功能。

市场瞄上能防范物流跑路的支付平台

多家企业多种模式,纷纷开发新平台

比亢红军的“单单宝”更早在郑州市场推出的,还有中国银联、兴业银行和广州荣邦科技推出的“兴链通”平台。

早在2014年时,他们就向河南商报“郑州批发市场”公号推荐过该平台。他们介绍,通过该平台,收货人在收到货物后,通过物流公司携带的刷卡机,按匹配的订单号刷卡付款后,货款在一定日期内即由兴业银行直接清算到发货人账户,而不再通过物流公司的账户。

而在2016年,郑粮集团也和郑州银行、上海驶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推出了避免物流公司“跑路”的“代收货款安全通道”。

该“代收货款安全通道”模式是这样的:商户通过线上或线下两种方式下单(线上:在上海驶耐公司搭建的“蜗牛撒腿跑”平台下单;线下:在上海驶耐公司指定的物流站点,使用平台下单代收货款业务),买方收到货物时,就在物流公司使用的郑州银行POS机上刷卡付款。这个款项到了哪儿?不是到了物流公司账户,而是到了郑州粮油食品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的账户上,2个工作日内,再由郑州银行清分付款至卖方的账户上。

在这个模式中,参与其中的物流公司和物流公司的加盟分部,要先行拿房产等产权做抵押,取得郑州银行一定额度的预授权,卖方商户通过下单发货后,银行就会扣掉物流公司与货物等值的预授权,此时发货的商户就锁定了卖货收入,而收货方在物流公司提供的POS机刷卡付款至郑粮的账户后,郑粮并不能动用任何一分钱,而是由郑州银行清分至卖方商户账户,并恢复物流公司的这部分预授权。

在这样一个模式里,郑粮集团显然以国有企业的信誉,为平台做了信用背书。

同样盯上这块蛋糕的,还有上市公司传化智联。其旗下的传化支付,近日也来到郑州,找到诚通物流,加入到他们与中国银联合作的“货款智能代收付”平台里。

通过这个平台,诚通物流在终端收取货款,收货人来可以实现各种非现金支付,货款会进入由央行监管的备付金账户,而发货方可以实现“D+0提货即付”。即,一周七天不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货款都能在收货方付款当天到达卖方账户。

货款支付方案的背后 有着更远的盈利模式

类似这样的平台,目前市场上已出现不少。

平台究竟图的是什么?他们在200万亿计的物资流动规模的“蛋糕”里,切的究竟是哪一块儿?

表面上看,部分平台会参与分享“代收货款手续费”。比如郑粮集团和郑州银行合作的平台,之前,2‰的手续费归物流公司,利用平台后,物流公司、郑粮集团和上海驶耐科技共同分享这2‰的手续费,而郑州银行显然看重的是批发商的资金流。比如传化支付的“货款智能代收付产品”,利用平台之前,诚通物流收取1‰的代收货款手续费,加入平台后,货款更加安全而快速,手续费提高到2‰,增加的这部分手续费,由物流公司与传化支付分享。

但实际上,各平台都有着更深远的目标。

比如传化支付,他们通过平台把发货方、收货方、物流企业串成一串,同时基于其线下建立的实体物流园区、物流小镇,就获取了向互联网金融延伸的钥匙。可以预期,这家公司未来将形成一个“物流+互联网+金融”生态链条。

至于郑粮集团、上海驶耐科技和郑州银行等3家合作方联合推出平台,除了代收货款手续费之外,未来也必将有更多的盈利点。

据上海驶耐科技总经理于百秋介绍,该平台下一步将主要瞄准专线物流园进行合作,郑粮集团也将组建郑粮物流,致力于物流园区的管理。在平台设计的时候,上海驶耐科技已经考虑到了更久远的赢利点。

他说:“其实当下,代收货款业务量已经在下降了,将来,代收货款业务一定会消失,每一个平台必须有未来的盈利模式考虑。”
(更多资讯,请关注浙江物流网微信公众平台zj56156)

分享到: